【新闻】《小丑回魂》刪除原著小说爭議性的未成年性愛場景 – 爆米花电影剧场

改編自史蒂芬金經典恐怖小說的舊片重拍《牠》已確定將是今年秋季的一匹票房黑馬,已經看過電影的書迷可能會疑惑,電影似乎刻意省略了原作裡「窩囊廢俱樂部」主角們在童年時期打敗小丑潘尼懷斯後,中間所發生的爭議性橋段:「窩囊廢俱樂部」成員之間的未成年性啟蒙。

為了逃出潘尼懷斯的地下迷宮,他們必須透過「輪流與女主角貝芙莉發生關係」來組織起強大的愛,突破潘尼懷斯利用恐懼之力所設下的阻礙。事實上,1990年推出的迷你影集版也曾跳過了這段劇情,而編劇蓋瑞多柏曼也在娛樂週刊的訪談中談論刪除該段落的用意。

史蒂芬金在書中如此描述這段未成年的性愛場景:

「我有個點子。」貝芙莉悄悄地說。

在黑暗中,比爾聽見一個他無法立即分辨的聲音,一個輕聲的細語,但不可怕。而接下來的聲音就更容易理解了:一個拉鍊聲。比爾感到疑惑,但他似乎馬上理解了什麼。她全身赤裸,不知為何,貝芙莉全身赤裸著。

「妳在做什麼啊?」瑞奇驚訝地問道。

「我知道一些方法。」貝芙莉在黑暗中說著。聽在比爾的耳裡,貝芙莉的聲音突然顯得有些成熟。「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我父親曾告訴過我,我知道怎麼讓我們連結彼此的力量,如果我們不連結一致,我們永遠別想逃出這裡。」

「什麼?」班既疑惑又不安地問道。「妳到底在說什麼啊?」

貝芙莉:「一個會讓我們永遠連成一心的力量,一個能夠展現….」

「不不不!貝貝… 貝芙莉!」比爾口吃地說。他突然弄懂了整件事情。

「….這個方法將證明我愛你們所有人,證明你們都是我的朋友。」貝芙莉說道。

麥克:「她到底在說….」

貝芙莉打斷了麥克的話。「誰要第一個來?」她問。

史蒂芬金曾於2013年在他的官方網站透露有關該段落的看法,並表示他從沒真正顧慮「性」這個部份:「這本書串連了童年時期與成年時期,也就是1958年與成年後的他們。成年人並不會真正記得他們的童年,沒有人會記得在我們還是孩童的時候所做的事情,我們認為我們記得,但並不會當它真的發生過一樣地記得。」

「直觀而言,窩囊廢俱樂部只知道他們必須再次團結,這是兒童圖書館進階到成人借閱室的一種另類隧道。自從我寫完那個段落之後,世態改變了不少,現今對於這些相關議題變得敏感許多。」

在《無間警探》第一季導演凱瑞福永離開編導崗位後接手劇本的蓋瑞多柏曼,談論了他對這場未成年性關係的看法:「雖然那是很重要的一場戲,但不論在各方面,它都沒有為整本書確切定義了什麼,我不這麼認為,而它也不具有這個功能。我們知道這場戲的動機是什麼,我們也知道它為什麼會被放進書中,而我們嘗試以不同的方式來解釋這個動機。」

據說在凱瑞福永與切斯帕爾默合寫的初稿劇本裡,這場未成性愛有著較為適切的詮釋;經過與潘尼懷斯的一番激戰後,窩囊廢俱樂部在下水道迷路了,貝芙莉感受到男孩們的畏懼,於是把她的手放在每人的臉上,共享給他們團結逃離迷宮所需要的「光芒」。

身為原作者的史蒂芬金與身為編劇的多柏曼對於這場戲的存在,觀點不盡相同。《牠》劇中確實跳過該段,直接讓窩囊廢俱樂部逃出下水道,但也許在未來的續集當中,編劇會以其他形式重現書中這場著名的戲碼。

(以上原文转载自Geek-Base)

 

留言

Add Com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