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猩球崛起3》主创解读剧情新走向 主角凯撒将开启“现代启示录”式旅程

马特·里夫斯和史蒂夫·茨恩近日出席了二十世纪福斯2017年电影展会,并现场播放《猩球崛起:终极之战》的两段新片段。除了《猩球崛起3》,福斯公司也播放了《异形:契约》《金刚狼3》和《救命解药》的新片段。

《终极之战》是《猩球崛起》系列中的第三部电影。新系列首部曲《猩球崛起》在2011年上映,由詹姆斯·弗兰科主演,安迪·瑟金斯通过动作捕捉饰演猩猩凯撒一角。2014年《猩球崛起:黎明之战》里,瑟金斯又出演了这个角色,续集演员还有杰森·克拉克和加里·奥德曼。这一次,瑟金斯依然回归到《猩球崛起3》饰演绎凯撒,影片明星阵容中还有伍迪·哈里森,电影将在2017年7月14日上映。

展会一开始,导演马特·里夫斯走上舞台向大家宣布,他当天带着三段片段打算和观众分享,其中两段是新片段,另外一段今年十月的时候在纽约漫展上放过。导演继续说,影片还没有完成,其中动作捕捉的表演处于不同的完成阶段。“你们看到的一些猿族镜头有的已经完全渲染完成,另一些还只是动画,还有一些你们只能看到演员的身影。”

“第一段片段我们会展示影片开场的镜头,”导演解释说。“战争已经打响,角色已经身处战争长达两年。战争从城市蔓延到森林,因为猿族在森林里占据优势。另外,猿族的武器装备和人类不同,它们必须制作自己的武器,运用它们的智慧来找到生存的途径。人类则一直在寻找凯撒,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传言说它在深处森林的一间隐蔽基地指挥战争。在电影一开始,我们会以人类的视角看到人类军队正在山上行军,寻找一道山沟,他们认为能在那找到凯撒。”

场景一开始就像导演描述的,一队人类军队在森林中步行前进,搜查猿族建造的地堡。士兵的头盔上写着他们的昵称“猴子杀手”、“猩猩的噩梦”等等。让人惊讶的是军队中还有几只大猩猩,他们有可能是被迫的,但这点在片段里没有解释。人类军队里其中一个猿族助手被称为“蠢驴”,狙击手叫出一只猩猩,攻击森林中的一座地堡,但这其实是一个陷阱。凯撒和他的士兵偷偷接近队伍尾部的士兵,片段最后一个镜头是凯撒愤怒的盯着士兵的双眼。

在播放第二个片段之前,里夫斯聊起了影片的主要剧情。“电影在森林中开始,但是故事后面会升级。凯撒会开启一段神话似的旅程,试图重塑和平。凯撒在战争中战斗,他希望冲突可以结束,但是上校(伍迪·哈里森 饰演)和他的士兵,却以真正的残忍来回应猿族,所以凯撒被推到了一个极端的环境里。故事不仅是人类对抗猿族的故事,也是一个发生在凯撒内心的故事。他开始失去自己的同情心,所以当猿族的情况越来越恶化,凯撒决定找到上校,开启一场如同《现代启示录》式的征程。最后他们见面时,电影的故事和世界你比想象得还要宏大。”

“凯撒决定自己找到上校报仇时,电影就变得很像西部片,”里夫斯继续说。“凯撒希望自己完成任务,但是它最好的朋友,包括毛里斯和火箭,它们认为凯撒的举动和自杀无异。它们不希望凯撒一人对抗人类军段,希望它能迷途知返,所以它们和凯撒一同上了路。在下一个片段里你会看到,一群骑在马背上的猿族军队寻找人类的营地,当它们到达时,他们相信上校和人类士兵正在接近他们。你马上要看到的是凯撒以前所未有的腹黑形象出现,他会在这场戏中做出一些我们从未看到的举动。”

  第二段片段和今年纽约漫展上播放的片段一样,猩猩们骑马来到一座小木屋,发现一个男人正在砍木头。男人发誓他不会伤害他们,但当他想伸手拿枪时,凯撒把他杀了,导演没有直观展示杀人的场面。当他们来到房间里,发现除了一个恐惧地躲在床上的金发小女孩外,这里别无他物。毛里斯很喜欢小女孩,它认为如果让女孩自己在森林里肯定活不下去。凯撒拒绝了毛里斯的要求,但接着画面切到猿族骑着他们的马在沙滩上前行,那个小女孩正坐在毛里斯的马背上,凯撒看起来很不开心。

接下来,导演准备播放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片段。“出征的猿族获取人类行踪的情报,这让它们进一步来到塞拉斯。它们发现人类的踪迹却在暴风雪中跟丢了。所以在这个我们将要看到的片段里,它们刚跟丢了人类。猩猩们爬到电波塔上尝试找到人类的位置。与此同时,有其他人也正在默默观察了它们。这个神秘人偷走了凯撒马背上的背包,猩猩们随后开始追逐这个人。”

猿族们追逐的角色被证明是一个新出现的猩猩,它从来没有见过凯撒一行。毛里斯发现新猩猩说话方式很像凯撒,于是问道它的名字,他回答说:“坏猩猩。”坏猩猩解释说他曾经生活在动物园,“人们生病时,猿类就变得更聪明了,”但是它是唯一的幸存者。片段最后,坏猩猩给毛里斯身边年轻的小女孩起了一个名字:诺瓦。1968年《人猿星球》的粉丝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诺瓦就是其中琳达·哈利森饰演的角色。

在播放完三个片段后,饰演坏猩猩的史蒂夫·茨恩走上舞台加入导演马特·里夫斯的讲解中。这位演员分享了他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前对动作捕捉技术持有的偏见,以及从这段经历中学到的知识。“当我开始拍这部电影时,我真的认为我会在各个方面面临很多挑战。我的表演必须要适应动作捕捉技术,但是我后来发现拍动作捕捉戏份的挑战和我在波士顿做实验戏剧的挑战一样。这两种表演都需要在内心表演,减少技巧性的表演。我对此感到有点恐惧因为我必须把工作做到最好。而且我所在的环境里,人们都知道要如何完成这些工作。当我第一次踏进片场时,我就完全惊呆了。”

留言

Add Com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