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過《逃出絕命鎮》了嗎?(内文涉剧透!)- 爆米花电影剧场

Image result for get out movie

你看過《逃出絕命鎮》(Get out)了嗎?如果還沒或許可以看一下,它是2017年截至目前為止,評價最高的好萊塢電影。美國權威電影評分網站Rotten Tomatoes上的媒體好評率99%,專業評論網站《Metacritic》也給它84分的高分。

Image result for jordan peele

《逃出絕命鎮》(Get out)由非裔喜劇演員喬登皮爾(Jordan Peele)自編自導,他用新穎、風趣且無所畏懼的手法,觸碰跨種族感情關係、「改良」人種、郊區種族主義、警察暴行等敏感議題。 有趣的是,這部處理種族問題的電影,也打破了好萊塢的一項記錄:喬登皮爾成為第一部電影作品票房突破1億美元的黑人編劇和導演。 這部電影處處充滿挑釁,一開場,一名年輕黑人男性行走在市郊街道上。他正在講手機,一輛白色跑車卻在超過他後,旋即回轉接著亦步亦趨地跟隨他。這名黑人年輕人察覺後,決定轉身向後走,一邊說著「我走我的路就好,不要惹上麻煩」。 猛一回頭,跑車停在路邊,駕駛卻不見了,下一秒他就被戴著面罩的人襲擊。這讓人回憶起2012年發生於佛羅里達州白人社區的17歲非裔少年馬丁(Trayvon Martin)槍殺案。行走於美國白人社區,一般認為該是多麼安全的事,怎知安不安全,多少必須由行人的膚色決定。

Image result for get out movie

在《逃出絕命鎮》中,白人女友蘿絲(Rose Armitage)要帶交往5個月的黑人攝影師男友克里斯(Chris)回家見父母。克里斯對此非常焦慮,儘管見到女友父母的那一刻,一切溫暖而友善,而且兩位長輩的眼裡似乎沒有黑白。 導演喬登皮爾的運鏡十分有趣,他用長鏡頭遠遠地拍攝蘿絲父母第一次見到克里斯的時刻,父母的招呼和擁抱看似完美而可靠。但隨著鏡頭愈是貼近,愈是讓人坐立難安。為什麼通往地下室的門被牢牢鎖上?為什麼女僕和園丁都是黑人,而且似乎是皮笑肉不笑、社交失能? 上述問題的答案,都會在電影後段的劇情一一獲得解答。蘿絲兄長的不懷好意,是最光明磊落的敵意。母親和女僕燦爛的笑容背後,卻更是詭譎和咄咄逼人,不知不覺間,克里斯已遭看似不經意的侵略與冒犯包圍。 漸漸的,觀眾會發現,蘿絲除了堅定維護黑人男友權益和抨擊種族歧視之外,與男友幾乎無話可談。駕車回爸媽家途中,發生撞到鹿的意外後,一位白人警察要求看克里斯的駕照,蘿絲反應過度,保護男友。 克里斯自己對此習以為常,自然也對如何應對差別待遇不陌生。但在蘿絲父母家的克里斯,一方面有禮貌地接受自己的命運,一方面因為坐困白人對黑人的刻板印象中,而漸漸不開心。 《逃出絕命鎮》隱含另一個驚悚的元素,而這個元素與《失嬰記》(Rosemary’s Baby)和《複製嬌妻》(The Stepford Wives ,1975年版)兩部驚悚片有些類似。克里斯在片中被迫藉由催眠脫離現實,接著陷入「沉陷處」(sunken place)。在視覺上,沉陷處不免讓人想起2013年科幻驚悚藝術片《肌膚之侵》。 但在《逃出絕命鎮》裡,這一幕更帶有凜冽的政治意識:克里斯在白人霸權裡載浮載沉。 電影尾聲,導演喬登皮爾極其高招地再度讓觀眾心臟漏拍,且諷刺意味十足。場景是逃命與廝殺,警車倏然抵達,這一刻,有多少觀眾會直覺認為,不論是非「黑皮膚的克里斯」即將完蛋?不帶聲色、沒有多加說明,喬登皮爾對社會提出嚴厲批判。

留言

Add Com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